校园生活 Student Life

Oxy students at an involvement fair on campus

还在犹豫Oxy吗? 听听我们的学生怎么说...
Considering Oxy? Check out what our students have to say.

学生故事:2020届 Sally Zhou

作为一名认知科学专业的学生,Sally Zhou的跨学科学习路径让她能够在完善写作技巧的同时,和导师一起在实验室里做国际研究项目。现在,她正在准备毕业后从事一个在言语及语言病理学行业的工作。

Sally Zhou通晓多种语言。一个语言的爱好者,她能说英语,法语,广东话,普通话,以及上海话。在高中时,她对神经科学感兴趣,尤其是在用科学去理解语言这方面 – 语言的生物本质,以及我们为什么会做出不同的心理语言学上的选择。

在贝洛伊特学院(Beloit College)读完大一后,Sally转学到了西方学院。刚到这里时,她以为自己会选择生物或者心理学作为自己的专业。

“但我了解到西方学院提供认知科学专业,这个专业包含哲学,计算机科学,神经科学和语言学,”她说。“这基本上就是我想要的所有东西了,也包含我喜欢的所有学科。”

在Sally在这儿的第一个学期里,Carmel Levitan教授邀请了Sally在她的研究实验室帮忙。在实验室中,Sally有机会探索了各个感官是如何互动,以影响一系列认知状态的。Sally很快就感到Levitan教授很适合做自己的导师,所以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她都继续在实验室里协助操作眼动追踪实验。她也有和Aleksandra Sherman教授在一个利用脑电图来测量人脑电波是如何对不同的言语刺激做出反应的研究中紧密合作。

Sally最终得以将她在实验室和实证研究方法课中学习到的数据收集和神经成像技巧应用到她自己的研究项目中。在她大四前的那一个暑假,Sally通过西方学院的Richter研究基金申请了一个在香港中文大学的,为期两个月的研究项目。Richter研究资金能资助学生在美国以外的地方开展学术研究。

在香港的时候,Sally想专注于研究言语和语言病理学,她联系上了一个在港中文耳鼻咽喉–头颈外科学系(ENT)的在读博士生,那名学生正在研究耳蜗植入装置的原理。

“在耳鼻喉科和言语病理学这两个领域中,在现有的论文和研究里,还没有利用神经成像技术来研究拥有耳蜗植入装置患者的实验,”她解释道。“因为这些植入装置包含金属,利用功能性核磁共振成像(fMRI)来研究它们会有一些风险因素。”

Sally正在西方学院的实验室做EEG实验,来监测脑电波活动。照片来自Marc Campos。

 

幸运的是,港中文大学的研究所有一台崭新的功能性近红外光谱仪(fNIRS),其利用光波,而非磁性来安全的为这些患者生成神经成像。所以,Sally和同学开展了一个前导研究,衡量正常听力和拥有耳蜗植入物的人士是如何在检测到噪音时,处理语言的。在暑假快结束时,她们在港中文的学术研讨会上展示了研究成果。

Sally说,她虽然喜欢这段研究经历,也为自己所做的研究感到自豪,但是这类医学研究高度集中,也需要自己十分自主独立,她因此意识到了她更想和别人一起合作研究。

“我喜欢参与讨论,商量主意,我在西方学院与教授的互动就是这样的。我们每周都见面,而且在训练和开展有实验对象的研究时,我一直都是上手操作的。”

Sally决定先攻读一个言语及语言病理学方向的硕士学位,而不是申请博士项目。她很期待能在一个治疗环境中与他人共事,尤其是帮助治疗因为中风或其他意外而患有像失语症这种神经系统缺损的老年病人。

“我非常享受帮助他人,以及和别人对话,”她说。“当有人正在经历很大的困难,然后你看到他们的处境在不断改善时,这样的感觉很有收获。”

“还有,”她说,“如果我现在取得硕士学位,以后再参与研究也是可以的。认知科学为我带来了很多职业道路的机会。人们会说,‘我是心理学专业的,我了解心理学是怎样的。’我也了解心理学,不过我同时也理解计算机科学,神经科学,哲学和语言学方面的知识。”

“我觉得我是一个在不同方面都有很多涉及的人。”

西方学院教育另外一个非常宝贵的部分,她说,是她的教授们。教授对于她来说们无论是在学习上,还是因为她作为一名远离家人的国际学生,在个人层面上,都很重要。

 

 

 

 

 

 

Sally通过Richter研究基金在香港开展了一个为期两个月的暑期研究计划。照片来自Sally Zhou。

 

“他们真的关心你。他们想了解你,确保你在这儿过的不错,学术上或是心理上。我上过课的所有教授都给我提供了不同方式的关怀,这感觉很美妙。”

Sally很感激教授们对她的支持,以及上课遇到苦难时,或是在申请Richter奖学金时,鼓励她继续前进。Sally对于同学们的建议很简单:和你的教授培养一个密切的关系。

“下个学期我将会和我的一些教授做高级别的实验。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机会来做这些实验 – 你需要去努力争取。因为我和教授建立了密切的合作关系,所以我才能够做这些高级别的实验,我的教授们信任我,我也信任他们。现在我们之间的关系非常紧密。”

初来乍到:一名国际学生的故事 (Alexander Dong '23)

2019年9月12日讯

在“学生声音”博客中,美国学生前往国外交换的独特而具有挑战的生活已经被描写的比较全面了,但是这篇文章很不一样。这是一个计划在学院学习整整四年的一名国际学生,刚刚来到学院前几周的真实记载。

Hello,大家好。我是Alexander,一名在中国出生长大的大一国际学生。尽管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在国外学习了,我还是觉得在异国他乡中学习,生活一直都是丰富且富有挑战的。

在来到西方学院之前,我有着很多的想法和疑问。比如,我会担心上课的时候,或者和同学在一起的时候睡着;我也因为我喜欢的专业和这里热门的专业不一样而感到担忧。我最喜欢古典类型的音乐,我也喜欢利用闲暇时间读书。相信你可以感受到,一个像我一样的国际学生会有不少忧虑。所有这些忧虑都或多或少的追溯回同一个问题:在尝试融入新文化的过程中,我是否还能保持我作为一名国际学生的个性?

现在来看,我能很放心的说西方学院是我心中寻找的那个温暖的社区。当我8月16号来到学院时,国际事务办公室(IPO)为所有国际学生举行了一系列迎新活动。来自办公室的Marisa女士,Robin女士,教授,以及友好的迎新小组的学姐,学长,为我们带来了能帮助我们尽快融入新环境的,最重要,最紧急的信息。在所有迎新活动中,两个活动让我记忆犹新:校园游览,和关于文化调整的讲座。游览校园尤其有用,因为我通过它了解了校园各处的设施。过了不久,参加完Oxy Engage (一个学校组织的,带领学生游览洛杉矶的项目)和全体新生的迎新活动之后,学期正式开始了。

我并不想把我在这儿的前几周形容为“在大学里生存”。这样有可能会让你感觉是恐怖片里的场景似的。但是,跟我的同学比起来,我或许有点儿过于雄心勃勃了,我这个学期选了两门高级别的课程。我会把我在这里的经历形容为“力争进步”。很棒的是,在这里教学的教授关心学生们的学习进度,和他们遇到的挑战。如果我的日程和他们的开放办公时间(office hour)冲突,我随时都可以给他们发邮件,来预约时间。事实上,我已经去过三次开放办公时间了,也和教授额外预约了四次。

除了学术生活之外,我也能在西方学院找到很多能丰富我的闲暇时间的资源。我在这里发现的最大的,也最令我开心的惊喜,就是应用音乐学习班(Applied Music Study class)。我从4岁就开始学钢琴了,但是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像Junko Ueno Garrett教授这么高水平的钢琴老师。我只弹了一首曲子,她就知道了我所有的演奏方面的问题;她的指导和评价清晰易懂,而且她的性格友好,也从不会执意强求。她作为一个教授所作出的努力,所拥有的知识一直鼓励着我,让我把最好的演奏水平展示出来。

还有一件值得提起的事儿就是我在西方学院的前几周还交到了一些很好的朋友。我觉得我们的友谊会维持很久。我的室友,Jonathan,和我有着很多共同爱好。我们能周六晚上聊天聊上三个小时都不觉得累,也不会没有新的话题可聊。而我遇见我的另一个朋友Ben的场景则更戏剧化一些。我们第一次见面时,他在用我们宿舍的娱乐室的钢琴弹奏“あの花”的结尾曲,我跑上去告诉他我认得这首曲子。他出于惊喜,停止了演奏,他说在他的家乡没有人知道这首曲子。然后,我们交流了我们的兴趣爱好,发现我们俩都喜欢打网球。于是我们就和我的室友,Jonathan,一起去了网球场。除了Jonathan和Ben,我还结交了许多其他的朋友,我希望以后我能分享我是如何遇见Will, Lucy, Sophie, Nick, Amy, Long, Rachel, Lisa, Miles等人的。一件让我高兴的事儿就是,我发现在这里,没有人会因为我和他们来自不同的背景而对我评头论足。这是我作为一个国际学生,来这里之前的一个担忧。同学们反而会把我的存在看作一个了解外国文化的绝佳的机会。

换句话来说,我挺享受在西方学院,作为一名国际学生的生活的。这里让我愉快,这里的人们不会对我评头论足。我在这里感觉很有收获,不会感到挫败。这里的生活也对我有所启发,也不会感到筋疲力尽。我很开心我选择了西方学院。

原文作者:2023届,Alexander Dong // 原文链接

 

Dance Production (Chiaki Ma & Olivia Shinners ’21)

2019年3月25日

Dance Pro是一个由200多名舞者组成的,由学生自导自演的社团。 70多年来,Dance Pro向我们展示了不同的舞蹈风格,从非洲舞蹈到中国民族舞,从嘻哈到百老汇。这就是我们认为Dance Pro真正独特的内容:每个人的不同体验都能够通过舞蹈相互分享

们的舞者来自不同的社会背景背景,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舞蹈功底。然而,正是这些不同为Dances Pro注入了灵魂。Dance Pro如此成功的原因在于每个人每个周末都会花时间排练。这种对进步的热情与鼓舞人心的环境相结合,让舞者茁壮成长。我们真的很幸运能有这样一个包容和安全的空间与朋友们一起跳舞

在看到所有不同的舞蹈逐渐成熟的过程是激动人心的。从我们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展示,到技术周和彩排,一直到演出,舞者们的进步都是令人难以置信和鼓舞人心的。在Dance Pro展示中,你可以看到舞者们对自己的能力有多自信,尤其是与年初时的初出茅庐的时候相比。因此,每年的节目不仅为观众表演,而且还是我们的舞者在一年中的蜕变

今年的Dance Production 2019 将在周五,3227点到9点,及周六,323日下午两点和晚上7点到9点在Throne Hall举行。届时,请大家欣赏舞者们,编舞者们及Dance Pro E-board努力的成果!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admission-aid/student-voices/dance-production

所以,我应该为我未来的生活做些什么? (Anya Silverman-Stoloff '20)

2019年3月25日

https://www.oxy.edu/sites/default/files/assets/Admission_Blog/blog_cpa_advisers_2_500px.jpg

为大学生和年轻人,长辈们经常告诉我们要提前考虑我们的未来。 因此,在大学氛围中,成功的压力非常大

应该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你会有一天醒来并知道你未来的职业道路吗? 你如何做出这些决定? 这些问题和未来本身就是令人生畏的,无论你的答案是你正在弄清楚,你的不切实际的目标清单,或你根本不知道。 学生生活中,我们需要阅读,准备考试,撰写论文或实验报告,保持课外活动,保持自己的食物以及培养社交生活等等。因此,对于许多人来说,职业规划便在看似无穷无尽的责任和任务清单中迷失了

我的名字是Leah Harman,我来自明尼苏达州的明尼阿波利斯,我是Oxy的一名大三学生,我也是HCC的三名职业同伴顾问之一。 第一年,我职业中心的学生助理开始,通过严格的培训和观察,成为职业伙伴顾问(CPA)。 我想成CPA,因为我想了解职业中心并用它帮助其他学生。 CPA,我既是Oxy学生,又是HCC的一名员工,我的目标在于构建起学生和HCC桥梁,以弥合学生与HCC中心员工之间交流的鸿沟。 学生通过平台HandshakeCPA安排预约; 目前我们提供简历/职信的修改,LinkedIn个人资料修改和Handshake个人资料的修改

利用像Hameetman职业中心(Hameetman Career Center)和职业同伴咨询(Career Peer Advising计划这样的校园资源有助于使职业发展过程不再是一种令人生畏的负担,而是更多的理解和交流。 这里,学生们能够进行各种职业咨询,从第一年创建他们的第一个大学简历到暑期工作,实习搜索到大四毕业生完善他们的工作申请简历,再到我只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 论您在职业发展的哪个阶段,我们都可以提供帮助!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admission-aid/student-voices/so-what-are-you-doing-your-life

学院中国学生会举办春节联欢晚会 (LA Post Admin)

2019年2月10日

西方学院虽然仅有约100名中国留学生,中国学生会(CSSA)仍于2月9日晚在校园内的索恩大厅(Throne Hall)成功举办了一场精彩的春节联欢晚会,其中包括舞狮,中国传统民间歌舞和乐器表演。

朱煜哲,西方学院经济系大四学生,表示:“表演者都来自西方学院的中国留学生,我们做活动不仅仅是为了中国学生娱乐,更重要的是要弘扬我们的中国文化。”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1.jpg

同样通过晚会,我们希望将这些信息传播给我们西方学院的同学和教授“留学在外,我们历经千帆,成长就是不断塑造,不断推翻,流着泪跌倒,却从不曾放慢脚步奔向未来。”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6.jpg

来自美国研究专业的尹晓煌教授也向CSSA 春节联欢晚会致以最良好的祝愿。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3.jpg

舞狮(UCLA 舞狮团)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5.jpg

主持人(由左至右):Alex 22’ Lizzie 19’ Dion 22’ Shannon 22’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7.jpg

舞蹈礼仪之邦:Elaine Chen/ Shannon Xu/ Chole Yin/ Junlica Meng/ Jiani Chen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8.jpg

怒放的生命 Max Peng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9.jpg

UCLA民乐团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10.jpg

大鱼 Maya Mei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11.jpg

舞蹈 “屋顶着火” Chloe Yin & Junlica Meng

http://lapost.us/wp-content/uploads/2019/02/20190209-Occidental-CSSA-SF-GALA-2.jpg

观众们全神贯注的观看演出

此文章由洛杉矶邮报报道,更多精彩照片,请参见:http://lapost.us/?p=14015

女孩也可以学STEM (Ayanna Lynch '20)

2019年2月6日

https://www.oxy.edu/sites/default/files/styles/article_in_body_image/public/blog-posts/imported/copy_of_2018-0308_boundlessbrilliancepresentations-142.jpg?itok=4eDjl4gf
每个孩子都应该知道他们从一开始就很聪明,但事实上在STEM(科学Science、技术Technology、工程Engineering及数学Math)中越来越缺乏女孩的空间,甚至对STEM感兴趣较晚的年轻女孩,都不被学校和家长鼓励,从而认为他们自己“不够聪明”。而Boundless Brilliance就是针对这个问题而成立的。

Boundless Brilliance(BB)是两年前在西方学院开始的一个非盈利组织,旨在打击这种隐藏的性别歧视,并以赋予女性权力取而代之。我们通过在Eagle Rock周围的小学演讲来实现这一目标,并且最近得以扩展到南加州各地!这些演讲鼓励女孩和所有同学们追求他们的梦想,无论他们是否对STEM感兴趣,但当然我们的课程尤其强调科学。因为年仅四五岁的女孩因为隐藏的性别歧视认为他们不像男孩那么聪明,或者他们不应该进入数学或科学等“聪明”的领域,BB的目标是在他们被这些观念过分影响之前消除这些隐含的偏见。

除了Boundless Brilliance的最终目标之外,会员还可以在STEM遇见很多人,在Oxy及其周围培养最好的社区意识。它用同样的问题激励并联结了许多不同的女性和人们,并且让她们了解到在STEM的领域中他们不是在孤军奋战。有时,被那些长期主宰STEM领域的人所包围可能是令人沮丧的,所以身边围绕着女性和盟友来说是更有安全感的。

除了安全感之外,对年轻女孩产生这样的影响也是一种思想的解放。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希望有人来这里告诉我,我有能力,而且我对化学的兴趣不是不切实际的。 帮助这些孩子并听取他们的意见真的很有价值; 他们对世界有着如此清新的认识。 他们不断说出最随机但又有趣和酷的东西。我很高兴能有跟孩子们接触的机会,并且为自己能为他们带来的改变而感到骄傲!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admission-aid/student-voices/empowerment-girls-stem

竞选学期 (Anya Silverman-Stoloff '20)

2019年1月30日

https://www.oxy.edu/sites/default/files/styles/article_in_body_image/public/blog-posts/imported/46804286_10211304552684501_8776463269318623232_o.jpg?itok=cMAuJreR

在我大二的春天试图找到合适的出国留学项目的同时,Oxy独特的竞选学期计划(Campaign Semester)作为一种可能的选择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我想要一种方法将我的政治科学教育与“现实世界”经验合并,且不会牺牲时间或课程学分。全职工作政治运动的前景似乎令人生畏:那里没有其他大学生可以与之交往,而我会被投入到一个激烈的职业环境中 - 更不用说我之前并没有任何经验。但令我感到不安的“竞选学期”的这些特质同样令人兴奋。

所以我开始了对竞选团队的搜索。我发了几封电子邮件给我在新闻中简要看过的广告:Randy Bryce为威斯康星州第一区的国会(Paul Ryan所在地); Beto O'Rourke参加德州参议员竞选;和田纳西参议院竞选中的Phil Bredesen。尽管提供免费劳动,但没有任何一个竞选团队回复给我。此外,我一时兴起,向德克萨斯州第23区的候选人发起了一封电子邮件:Gina Ortiz Jones。大约十年前,我母亲的同事和她一起工作,坚持认为她不仅是一个超级令人印象深刻的候选人,而且还是一个非常好的人。来自竞选活动的人在几个小时内回复了我的邮件并提供了面试的机会。在经历了一个小时的电话面试之后,我决定在2018秋季学期为这位了不起的女性候选人工作!

我在竞选团队的最初几天并不太习惯,我在日记中写道就像鱼儿脱离了水。但最终,我掌握了它。我会听取每次会议;我学会问许多问题;我学会承担了实地工作所带来的责任。很快,有人问我是否想成为一名全职现场组织者。竞选团队很小,我们的现场主管需要有人来监督圣安东尼奥以西的乡村麦地那县。几乎每一天,我都会开车前往麦地那的小镇,与选民交谈。我会与人们谈论吉娜及其政治立场,与激进组织建立联系,而最重要的是倾听人们的问题。我尝试着与支持Trump选民们交谈,并且成功的让他们选择支持吉娜

参加竞选学期是我做过的最好的决定。我学到了很多关于我的国家的东西,也更加了解我自己。我变得自信而独立,并且正在努力弄清楚自己想要做什么。我知道我已经尽我所能使这个国家变得更加美好。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campus-conversations/student-voices/campaign-semester-texas

来自南非的问候 (Dejah Williams ’19)

2018年7月2日

一周前经过28小时的旅途我终于来到了开普敦南非,参加南非红十字会的跨文化实习项目。在过去的一周我已经开始了我医疗保健实习生的工作。这是一个为期8周的实习项目,我将会和青年培训部门合作,一起为当地社群开创和设置有效的社会心理项目。一部分时间我将会在南非红十字会的中央办公室工作,另外的时间我会在当地办公室帮助项目的落实。我非常兴奋能够帮助性健康和同龄人教育的项目,这些是专门为了给有潜在健康危险的青年人所设置的。

虽然在南非是冬天,但是这里的天气和我熟悉并热爱的加利福尼亚天气很像。在我所居住的地方(Sea Point)更是如此。Sea Point是一个靠近海边的住宅区,可以看见美丽的大西洋。开普敦坐落在桌山下的半岛上,这给了它独特的地形地貌。在桌山上可以俯瞰整个城市,从我的房间也可以清楚地看到桌山。

当我不在办公室工作的时候,我喜欢探索开普敦和它周围的郊区。上个周末我就去了位于南非东南海岸“花园之路"(Garden Route)。因为它多样的生态环境,在当地这是一个非常受欢迎的旅游景点。我还在野外国家公园里划了独木舟,见到了非洲大象,探索了“甘果洞"(Cango Cave),游览了奥次颂(世界鸵鸟中心)。

尽管我只来了一周,但是我已经看到了很多东西,这让我非常感谢这次难得的机会。在开普敦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城市工作和生活,让我提升了我的“文化智商"(cultural intelligence)。我非常期待未来更多的冒险。

原文链接:Check-in from summer in South Africa

个为了想要了解更多文化的人而设立的社团 (John Chen '20)

2018年7月25日

建立夏威夷社团的初衷是为了给来自夏威夷的学生一个聚会的平台,慢慢地社团的使命发生了变化,现在凡是愿意了解夏威夷文化的同学都可以加入。大家通过我们社团每年组织的活动互相认识,分享他们自己与夏威夷文化的联系。这些活动给予那些只是对于夏威夷文化好奇的同学融入我们的机会,也帮助了西方学院成为一个更为紧密的集体。

上个学期,在学校的赞助下,我们给社团的成员买了Matisyahu 和Common Kings的演唱会门票,这两位艺人在夏威夷都非常有名。所有社团的成员,无论他们是不是来自于夏威夷,都可以得到一张演唱会门票。作为社团的负责人之一,我策划了整个行程。能够再次欣赏我自己的文化以及让他人了解到我的成长经历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我们也举办过其他的项目例如烤肉派对,编草圈,以及一年一度的Luau(夏威夷的传统节日)。这些活动很大程度上缓解了我们社团成员想家的心情,也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可以轻松找到归属感的集体。对于这些活动的宣传也吸引了许多新成员以及有兴趣的大一新生。

我们在校园上最大的活动是一年一度的Luau,社团会提供食物,游戏和各式各样的表演。食物包括嫩熏猪肉,照烧鸡肉和椰丝布丁。表演包括Fantastiprov 15分钟的即兴喜剧秀和来自Accidentals 20分钟的人声合唱。年度的Luau不仅仅是为了庆祝夏威夷的传统节日,更是想给西方学院的同学们一个一起欢声笑语享受夜晚的机会。我们社团存在的意义不是只接受夏威夷学生,从而让来自夏威夷的学生们生活在一个封闭的圈子内。我们希望帮助夏威夷学生更加融入西方学院的生活,而更多不是来自于夏威夷的人也愿意了解夏威夷的文化。

我们社团的资金来源于学生会和多元平等委员会的赞助,也有部分来自己我们自己的筹款义卖。这些资金被用来购买夏威夷本地产的饼干作为游戏奖励。每一个购买了Luau门票的同学还有机会赢得$400的夏威夷航空折扣卡。在Luau活动中,许多社团的成员还表演了著名的呼啦舞。最后统计参与活动的人数达到了150人。

夏威夷社团在我大一的时候给了我一个舒适的空间,让我可以立马融入身边的人。现在我以及马上就要大三了,我已经成为了在社团里给予新生帮助的学长,告诉他们选课的技巧和周边好吃餐厅的位置。虽然夏威夷是美国的一部分,但来自夏威夷的学生还是有种独特的身份和文化,能够在美国大陆找到一群人能够理解你的身份和文化是一件非常舒适的事情。正因为有夏威夷社团的存在,我一点都不后悔来到Oxy;这个社团是我在美国的另一个家。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campus-conversations/student-voices/club-culturally-curious

再次回到哥斯达黎加 (Bryce Lewis-Smith '20)

2018年7月18日

在我来到西方学院的第一周,我就发现了我对于环境科学的浓厚兴趣,过了不久我便成为了一个生物专业的学生。总的来说,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我上了Beth Braker教授的生物110课程。在她的课堂上,学生们从不同的角度探讨环境科学问题,比如社会正义,经济,哲学,政治以及城市环境政策。正是这样一种跨学科的教学方式,使得这门课受到了各个不同专业学生们的欢迎。Braker教授富有传染力的热情也是我请她当我的学术指导老师的原因之一。

西方学院小规模的班级给予了学生们一个非常融洽的环境,和同龄人以及教授进行学术探讨。这也给予了学生们很多和教授建立友谊的机会。我正是得益于此才能有幸参与与南加州,哥斯达黎加的科学家们一起做研究的机会。这个夏天,我继续协助Braker博士完成她的两个研究项目,一个在西方学院的校园上,一个在哥斯达黎加的La Selva生物站。通过协助研究项目,学生们可以继续探索他在某个方面的学术兴趣,同时与教授也可以进一步了解对方,成为良师益友。

这次是我第二次与Braker博士来到哥斯达黎加研究大裂叶五桤木(这种植物在哥斯达黎加东北部生长得尤其茂盛)。这次的研究目的是勘测15个指定地点的土壤样本。因为要去的地点很多,这也对于我们的实地勘测造成了很多困难。在这样的亚热带雨林中进行大规模研究意味着我们要同时应付干燥和潮湿的丛林环境。但正是这些挑战和经历,我作为一个活跃的环境主义者才能收获成长。在我离开西方学院之后,这些经历也将继续影响着我的一生。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campus-conversations/student-voices/back-costa-rica-more

在暑期出国学习 (Eloise Wukmir '19)

2018年7月17日

当我刚开始在西方学院的学习时,我就对于出国交换学习非常感兴趣。我想着我一定会有一个学期在另一个国家学习。然而到了我大三的时候(也就是大多数人准备出国学习的时候),我犹豫了起来。我意识到离开西方学院的怀抱,离开我这么多好朋友,离开我热爱的社团是一件痛苦的事情。我太喜欢西方学院以及我在西方学院能得到的东西了。最后我决定花暑假的时间离开美国,来到另一个文化里学习社会学,这样我也能在西方学院待更久的时间。

在这个暑假,我花了三个星期在阿姆斯特丹大学学习性别导论课。在课上我们讨论了关于性别的不同理论结构(比如社会构建论,精神分析论,酷儿理论),以及各种相关的伦理和道德。我们学习了荷兰的历史,了解到了荷兰当地的男女同性恋历史,荷兰学校中的性教育以及充满争议的性工作者。我们也非常有幸听到了许多令我大开眼界的客座嘉宾的演讲,有荷兰女权运动的领导者,跨性别者,还有来自乌干达的酷儿难民。

除了能听到这么多嘉宾的演讲,我从班级里其他学生身上也受益匪浅。我是班级里唯一一个西方学院来的,也是为数不多的美国人之一。其他的同学(18到40岁都有)都来自于世界各地,有来自于印度、爱尔兰、中国、台湾、巴西、南非、新加坡、香港、瑞士和英国的。来自于不同文化的同学们各自带来了他们对于性别的独到认识和见解。我们从互相身上学习到的东西不比从老师那里学到得少。这次荷兰之旅让我交到了许多好朋友,他们对于各自社区的贡献和热爱也将一直激励着我,伴随着我开始我在西方学院大四的学习。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campus-conversations/student-voices/take-summer-over-semester-abroad

在OXY (西方学院)跳舞 (Stella Ramos '21)

2018年7月10日

在我学会走路的时候,我就开始跳舞了。从我有记忆以来,舞蹈在我心里一直有着无以伦比的地位。跳舞是我用来保持头脑清醒、愉悦心情、挑战自我的方式。任何你能说出来名字的舞蹈,我都至少尝试过。

我第一次来到Oxy的参观校园的时候,导游就提到过Dance Production(舞蹈制作,全校最大的社团)。我当时就觉得如果一个学校最大的社团是一个舞蹈社团,这应该会是一个我想去的学校。当然,Dance Production不是唯一一个我选择Oxy的因素,但它代表了Oxy学生们认可的价值观。这让我非常期待我来到Oxy之后的生活。

同样在这次参观之中,我和一个同样有着对舞蹈无限热情的学生配对,体验校园生活。第一天晚上,我就和她一起与Hyper Xpressions (校园上另一个舞蹈社团)的成员吃了饭,我被他们之间的氛围和学校食堂的意大利面深深地折服了。在那之后,我还在Oxy上了一节学生教学的舞蹈课,体验到了在Oxy当一个舞蹈学生是什么样的感觉。第二天,我就决定了Oxy是我想去的学校。

当我来到Oxy成为了一个大一的学生,我下定决心要加入舞蹈圈。第二个学期的时候,我就成为了PULSE舞蹈社团的部长之一,同时也是Hyper Xpressions 和 Drance Production的成员。我可以非常自信地说Oxy的舞蹈群体给我的第一年带来了太多宝贵的东西:他们热情地接纳了我,让我找到了持久的友谊,无数美好的记忆,让我对于舞蹈有了更深的认识和欣赏。我知道这听上去很老套,但无一不是发自肺腑。

在Oxy,不管你有没有舞蹈经验,每个人都有表演和练习的机会。PULSE舞蹈课(一个纯学生指导,学生编舞,而且免费的课程)每周都会有。Azucar是Oxy第一个拉丁舞队,他们会定期排演merengue, bachata 和街头萨尔萨舞,这些舞蹈以前在Oxy都没有过表演。这些舞蹈社团的使命就是为整个学院带来快乐和力量,告诉大家舞蹈可以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参与的活动,哪怕你来自一个不同的背景。也正是因为这个共同的愿景,舞蹈圈里的学生们都互相帮助互相支持。

我非常感激这些经历给我带来的收获,也让我找到了亲密的支持我的舞蹈伙伴。如果你喜欢舞蹈,在Oxy有着无数多的机会可以让你付诸实践,无论你是每周末都泡在舞蹈房,或者从来都没有进入过舞蹈房。

原文链接:https://www.oxy.edu/campus-conversations/student-voices/dance-oxy-its-own-community

来到中国,走出自己的舒适圈 (Jade Thurnham ’20)

2018年6月28日

在寒假的时候,一封课程介绍的邮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这门课程叫做“中国农村和城市的变化"。作为一个生物专业,我曾经觉得我肯定不会去上一门历史课,毕竟课堂里将会有那么多知识渊博的历史专业,我还并不擅长写作文。但是,我最终还是选了这门课,一方面因为我想挑战一下我自己,另一方面我对中国文化也有着浓厚的兴趣。西方学院非常鼓励学生广泛地探索自己的兴趣,也鼓励学生们走出自己的舒适圈。

Day教授在这节课上教了我们许多中国城市和农村的历史,尤其中国非常有抱负的城市化现代化进程。我们讨论了许多此类政策带来的影响,例如农村人口的搬迁和农民工的待遇问题。在读上课布置的阅读时,我不禁在想真正见到这些情景是什么样的感觉。在得知我们将前往中国亲眼见证这些所学到的东西时,我心中充满了激动和期待。我们的旅途包括了一些著名景点,但同时也有很多不确定的行程,这也是让这次旅途激动人心的地方之一。

我们的计划是在北京待两周,在贵州农村待一周,剩下的时间都没有决定。这次旅途真是和中国的现状一样:不管是建筑和政策,中国一直都在变化。在一系列的准备工作完成之后,我们朝着中国出发了。

首先,我们去的每一个地方的食物都太美味了,我以前吃过的任何东西都无法与其相提并论。因为家庭背景的原因,我以前就接触到过中国文化,但这一次沉浸在中国文化里的体验依旧非常惊艳。团队里一半的学生会说一些中文,大家在语言上互相帮助使得整个队伍更紧密地团结在了一起。在北京的时候我们去看了胡同,农民工学校,农村的菜地以及听了许多嘉宾讲座。在旅途中,无论是在餐桌上、公园里、街道上、大巴上,我们其实无时无刻都在讨论着课堂里学到的东西。不像平日在课堂里拘谨的氛围,大家纷纷各抒己见。

正当我们逐渐熟悉了北京之后,我们又启程前往了贵州。乘坐了24小时的火车之后,我们到达了一个与北京非常不一样的地方。这边乡下的风景非常秀丽,我们还拜访了苗族的部落,亲手插了秧以及品尝了更多美味。

这次旅行是我对中国的第一印象,我非常幸运能在中国遇见这么多有趣的人和事使得这次旅途不虚此行。这堂课完全不是我所预料的那样,但也正是这堂课的魅力所在。

原文链接 https://www.oxy.edu/campus-conversations/student-voices/out-comfort-zone-china

IPO 留学拍摄大赛获奖照片

Oxy 留学学生照片 Photo

学生姓名 Student Name

Max Meade’ 19 – 丹麦 (17秋季)

关于哥本哈根,我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每个人都骑自行车。 每天骑自行车上学真的让我觉得自己像个丹麦人!

Isabel Morales ’20 – 约旦 (19春季)

这是我的住家祖母奥贝达给我的头巾,我看到了约旦和拉丁文化之间的许多相同点和不同点。

Alison Salazar ’19 – 墨西哥(18-19冬季)

Xochimilco的Trajinera船:墨西哥城的前西班牙运河系统。

Darla Howell ’20 – 中国(19春季)

和我的新朋友打篮球!

EvaMarie David ’19 – 意大利 (18春季)

Filippo,快点说“formaggio”,这样我们就可以去吃formaggio!

Saya Maeda ’20 – 尼泊尔 (18秋季)

帮助我的住家爸爸喜马拉雅山脉的草地上放牦牛

Tulula Docherty – Oxy交换生 (18~19学年)

这张照片是在我在Oxy的第一周拍摄的,它标志着我对洛杉矶独特融合自然和混凝土的迷恋和热爱的开始。